今天是: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2017年潮南法院十件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8-3-2

2017年潮南法院十件典型案例

 

1. 以危险驾驶罪追究“校车超载”司机刑事责任

2. 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醉驾”连续肇事者刑事责任

3. 以污染环境罪追究违反规定排放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者刑事责任

4. 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恶意欠薪老板刑事责任

5. 依法对暴力犯罪精神病人实施强制医疗

6. 请求变更监护权等非民事权益纠纷案件法院适用“特别程序”审理

7. 伪造民事诉讼证据者被处罚款

8. 正确行使诉权节约司法资源减少讼累

9. 冒用他人名义办理婚姻登记的行为无效应予撤销

10. 环境保护行政公益诉讼案 


一、以危险驾驶罪追究“校车超载”司机刑事责任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陈某驾驶黄色小型普通客车(喷有“校车”及“某宝幼儿园”字样)送某宝幼儿园的学生放学回家时,被执勤民警查获。经现场检查,该车核定载客6人,实际载客27人(其中儿童24人,随车老师2人),属严重超载。该小型汽车属于小型普通客车,不具备校车资格,且被告人陈某没有校车驾驶资格。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的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判处其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二)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第133条之一第1款第3项规定:“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对“校车超载”行为入刑提供法律依据。本案被告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从事校车业务,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行为妨害交通运输安全,符合刑法规定的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应以危险驾驶罪认定。

校车理应为广大学生的安全保驾护航,校车超载随时会使学生面临生命危险,对千家万户的家庭幸福构成威胁,必须坚决予以打击!广大校车司机应当牢固树立安全生产责任意识,不可心存侥幸,自觉远离超载行为;学生家长应当积极配合、监督校车合法运营,不可贪图小利或方便,确保学生出入平安。 

二、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醉驾”连续肇事者刑事责任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某与肖某等人喝酒,在酒后意识模糊的情况下,不听酒店停车场保安人员劝阻,执意驾驶小型普通客车搭载已意识不清的肖某离开该酒店。车辆在行驶途中碰撞到被害人章某驾驶的电动车,致被害人章某当场死亡。肇事后,被告人吴某继续驾车行驶,途中又碰撞到被害人孙某停放在路边的小型轿车,致该轿车尾部受损。随后,被告人吴某继续驾车行驶,后碰撞到路边的反光柱后被迫停车。事发后,交警部门立即赶往现场勘查,并在该处将在肇事车辆上睡觉的被告人吴某带回审查。经检验,被害人章某的死因符合交通事故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被告人吴某血液中乙醇含量为152mg/100ml。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人吴某在碰撞被害人章某的事故中应承担全部责任。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某的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

   (二)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第115条第1款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本案被告人明知酒后驾车危险性大,仍不听他人劝阻,在醉酒至意识模糊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辆上路行驶,置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于不顾,并连续碰撞,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造成1人死亡和公私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行为已经危害公共安全。虽然被告人单独就“醉驾”这一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但就本案而言,其行为同时符合刑法第115条第1款规定的“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应当以处罚更重的罪名“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认定。

醉酒驾驶是引发重大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交通事故一旦发生,活生生的生命瞬间就不在了,这造成一个甚至多个家庭的破裂,给受害者及其家属带来严重的身心伤害。“一次酒驾、终生追悔”,因为一时的酒兴,就要付出如此巨大的成本,教训无疑是深刻的,也将对全社会起到极大的威震与惩戒作用,树立法律的权威与公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应当成为一种常态化的生活方式,广大驾驶员必须爱惜自己和别人的生命财产,遵守交通规则,遵守交通管理法律法规,杜绝酒后驾驶,提倡文明出行、安全出行。

三、以污染环境罪追究违反规定排放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者刑事责任

(一)基本案情

2016年4月开始,被告人林某君在潮南区陈店镇湖西村潮普交界北侧处私自开设1个手表链电镀加工场,并雇佣被告人黄某理、郑某才、庞某华清洗、烘干、电镀加工手表链,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向外排放。2017427日,公安机关联合环保部门查处该工场,现场抓获四被告人,查获盐酸1罐净重10公斤。经监测,该工场内西北侧明沟排污口排放废水中总铬、总铜、总锌、总镍浓度和PH值均超过广东省地方标准《电镀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44/1597-2015)中表2规定的非珠三角污染物排放限值,其中总铬超标9.6倍,总铜超标3.22倍,总锌超标45.9倍,总镍超标1467倍,PH值超标1.84PH单位。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某君、黄某理、郑某才、庞某华的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认罪态度,判处被告人林某君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余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二)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第338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以污染环境罪定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第15条对刑法第338条规定的“严重污染环境”、“有毒物质”的认定作出明确的规定,为惩处污染环境犯罪提供更加充分的法律依据。本案四被告人违反国家规定,开办或受雇佣参与无证电镀工场加工手表链过程中,排放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行为符合刑法规定的污染环境罪的犯罪构成,应以污染环境罪认定。

环境质量关系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和社会经济发展大局。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绿色发展理念应当成为社会公众的普遍共识。法院切实履行审判职责,坚决依法从严从快打击各种污染环境犯罪,通过“以案说法”促使公众提高环境保护意识,自觉参与到环境保护中来,与各种破坏环境的行为做斗争。

四、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恶意欠薪老板刑事责任

(一)基本案情

2010年3月,被告人吴某罗在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洋新村孤爷片区经营1家针织内衣加工作坊。至20167月,被告人吴某罗在拖欠被害人苟某、刘某荣等11名工人工资共60521元的情况下逃匿。同年810日,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服务所向该作坊发出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被告人吴某罗在同月31日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但被告人吴某罗仍不支付拖欠工人的工资。同年1224日,被告人吴某罗被公安机关抓获。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某罗的行为已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二)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第276条之一第1款规定:“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定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第3条、第4条对刑法第276条之一第1款规定的“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认定作出明确的规定,为惩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提供更加充分的法律依据。本案被告人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行为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侵犯公民的财产权利,符合刑法规定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犯罪构成,应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认定。

为加强民生保护,加大对一些严重损害劳动者利益行为的惩处力度,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刑法修正案()》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行为纳入了刑法调整的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也对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律适用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彻底打破了老板欠薪不还的行为只是民事行为,与刑事犯罪沾不上边的传统观念,恶意欠薪、严重侵犯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一旦符合刑法的规定,将被处以刑罚。

五、依法对暴力犯罪精神病人实施强制医疗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029日凌晨,唐某及儿女均已熟睡,余某妄想症发作出现了幻听,认为其妻子有外遇,所生儿女均不是其亲生,心中恶念顿生,手持菜刀对着身旁的唐某连砍几刀,唐某痛醒后夺门而出,其大儿子听到动静来到父母房间,余某遂冲大儿子挥刀砍下,大儿子受伤躲开,唐某带着大儿子跑出家门,到附近一家烧烤店求救。余某又进入儿女的房间对另两名儿女进行砍杀,还搬出煤气瓶打开阀门向外投掷,并用杂物堵住房门。最终其小儿子经抢救无效死亡,妻子及另两名儿女损伤程度均为轻伤。后余某被采取临时保护性约束措施于汕头市第四人民医院红莲池住院部接受治疗。经司法鉴定,余某作案时处于妄想阵发的发病期,无刑事责任能力,检察机关遂向法院提起强制医疗申请。法院认为,被申请人余某虽经法定程序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经临时治疗后病情有所缓解,但仍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符合强制医疗条件,应予强制医疗,遂依法对余某作出强制医疗的决定。

(二)典型意义

我国刑法第18条第1款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刑事诉讼法第284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31条对人民法院处理申请强制医疗的案件也作出明确规定,上述规定为法院处理强制医疗案件提供充分的法律依据。本案被申请人实施故意杀人的行为,造成1人死亡和3人轻伤的危害后果,其暴力行为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社会危害性已经达到犯罪程度,虽经法定程序鉴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经临时治疗后病情有所缓解,但仍有继续危害社会的可能,符合法律规定的强制医疗的条件,依法应予以强制医疗。

长期以来,有关精神病人犯罪的案件屡屡发生,如何处置精神病人暴力犯罪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正后,在第五编《特别程序》第四章中对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制度作出了明确规定,对精神病人通过采取强制医疗进行司法化关怀与改造,有效地保障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对维护社会安全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在审理该类案件中,应准确把握强制医疗案件的适用条件,注重对案件实体的审查,强化对案件证据的审查力度,确保作出决定的准确性。同时,注重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切实保障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六、请求变更监护权等非民事权益纠纷案件法院适用“特别程序”审理

(一)基本案情

被监护人陈某婷(未成年人),系申请人陈某隆和陈某益的胞妹。他们的父母因年老多病,没有经济来源,从2015年起无力为陈某婷的生活、读书提供相关费用,而被监护人陈某婷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已去世,被监护人陈某婷住所地村委会于2017418日指定陈某益作为陈某婷的监护人。申请人陈某隆对村委会的指定不服,于2017512日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变更其为陈某婷的监护人。法院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案件适用特别程序进行审理。

(二)典型意义

民事诉讼法第177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选民资格案件、宣告失踪或者宣告死亡案件、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案件、认定财产无主案件、确认调解协议案件和实现担保物权案件,适用特别程序审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920条规定,被指定为监护人的人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或者要求变更监护关系的案件,按照特别程序审理,这是法律规定可以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特别程序进行审理的案件。那么,“特别程序”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比较陌生。它是指人民法院审理某些非民事权益纠纷案件所适用的特殊程序,与此对应的概念就是我们通常所知的民事诉讼程序。在特别程序中,法院审理案件的目的是对一定的民事权利或法律事实加以确认,不解决民事权利义务争议。法院适用特别程序审理的案件,除选民资格案件或者重大、疑难的案件,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审理外,其他案件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理; 法院适用特别程序审理的案件,实行一审终审,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不得上诉。

七、伪造民事诉讼证据者被处罚款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24日,舒某德驾驶粤DZ2298号小型轿车在潮南区两英镇东英路崎沟路段临时停车,开车门时与庄某柔驾驶的无牌电动二轮车发生碰撞,造成庄某柔受伤住院和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舒某德负事故全部责任,庄某柔免负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庄某柔经住院治疗花费了医疗费用5万多元。庄某柔向法院起诉,提出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其各项损失226232.84元;被告舒某德对保险公司赔偿不足部分承担赔偿责任等诉讼请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庄某柔为能获得更多的赔偿款,提交了汕头市某服饰公司的营业执照和伪造的劳动合同、工资表等证据。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对庄某柔和案外人汕头市某服饰公司分别处以罚款5000元和50000元。

(二)典型意义

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作为交通事故的受害方,本应值得同情,其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但为了能获得更多的赔偿,向法院提交伪造的证据,试图“瞒天过海”,该行为不但可能损害其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且违背了诚实信用的诉讼原则,已经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妨碍了人民法院审理案件,依法对该行为予以民事制裁,对于维护法律的权威,树立正确的诉讼导向,构建诚实信用的诉讼环境能够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八、正确行使诉权节约司法资源减少讼累

(一)基本案情

原告何某慧于2017113日向法院起诉认为:被告倪某滨于2015123日亲笔写下认欠货款1164415.25元的欠条,后经多次追讨拒不归还,遂提出判令倪某滨立即归还上述货款等诉讼请求。案件审理过程中,何某慧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虹称怀疑被倪某滨诈骗,已于201525日代何某慧到汕头市公安局潮南分局报案。法院经向汕头市公安局潮南分局调查了解,该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证实其侦办的“20150130”诈骗案中,王某虹曾于201525日到分局报案,称怀疑被倪某滨诈骗上述货款,目前案件仍在侦查中。法院认为,原告何某慧的母亲王某虹已于本案立案前向公安机关报案称被告倪某滨涉嫌诈骗,公安机关已经立案,且仍在侦查过程中,本案尚不能够按经济纠纷案件进行审理,并不属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裁定驳回原告何某慧的起诉。

(二)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相互交叉情况的处理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司法解释,给正确处理“民刑交叉”案件提供了法律依据。审判实践中,既要防止个别当事人利用刑事案件干扰民事诉讼、逃避法律责任,又要充分尊重刑事案件对相关事实的认定和处理,发挥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相辅相成的作用。本案被告涉嫌诈骗犯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有经济犯罪嫌疑,公安机关侦办的案件足以影响民事纠纷的处理,双方的纠纷尚不能按民事纠纷进行处理,法院依法裁定驳回起诉,体现了“先刑后民”的司法处理原则。当事人正确选择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方式,正确行使诉权,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降低诉讼风险、减少诉累。

九、冒用他人名义办理婚姻登记的行为无效应予撤销

(一)基本案情

2011年31日,原告连某珠的妹妹连某玲因未达到法定结婚年龄,遂冒用原告的身份证与章某到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后又于201555日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登记。连某珠知悉后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撤销该婚姻登记。法院认为,连某玲与章某提供虚假材料,冒用他人名义办理婚姻登记,该行为属于无效行为,作为其结果的婚姻登记证当然也应无效,遂判决撤销上述婚姻登记。

(二)典型意义

冒用他人身份获取的婚姻登记,不仅破坏了国家对婚姻的行政管理秩序,侵犯了婚姻登记相对人的合法权益,而且还侵害被冒用人的合法权益,导致被冒用人无法行使婚姻自由的权利,必须对这类婚姻的效力加以彻底否定,才能恢复被假冒身份者的正常生活秩序。法院依法确认假冒他人身份获取的婚姻登记无效,不仅维护了行政机关的权威和社会秩序的稳定性,有效地保护了被假冒身份者的合法权益,更有效地解决了因冒名登记结婚后所遗留的问题,诸如被冒名者的户籍、婚姻登记等问题。

十、环境保护行政公益诉讼案

(一)基本案情

2006年1120日,汕头市国土局颁发采矿权人为石光村石场的采矿许可证(证件列4405140501306),同年121日,石光村石场经工商核准登记成立,该石场经多次办理采矿权延续申请,期限延长至2017530日。在申办延续的手续中,石光村石场于2011年申请将矿区范围向南移动40余米,但没有提交建设项目改动的环境评价文件。

2006年1121日,石光村石场向被告潮阳区环保局提交建设项目为“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石光村石场”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项目报告表》。同年121日,被告审批同意该报告,并明确要求做好污水和固体废物处理、粉尘排放管理、“边开采边复绿”、水土保持设施建设等工作,严格执行环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项目竣工后,按程序向该局申请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但石光村石场自200612月开始生产以来一直未依法向被告申请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被告也一直未对该石场采取任何行政行为。20161125日,汕头市人民检察院发现被告怠于履行职责后,向被告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被告依法责令石光村石场停止生产,并予以行政处罚。20161218日,被告回复汕头市人民检察院称,其已于2016126日责令石光村石场立即停止生产,并于同年1215日拟决定对石光村石场罚款100000元。20161228日,被告作出《汕头市潮阳区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石光村石场罚款100000元,并于201713日送达石光村石场。同年15日,该石场缴纳了100000元罚款,但继续生产至同年111日。公益诉讼人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为维护生态环境和保护自然资源,维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

案件在审理期间,因石光村石场已经停止生产,并于201715日缴纳了被告对其处罚的100000元罚款,公益诉讼人于20171120日作出《变更诉讼请求决定书》,决定变更诉讼请求为:确认被告潮阳区环保局对建设项目“石光村石场”未依法履行环境监管职责属违法情形。

法院认为,公益诉讼人提起的行政诉讼符合《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案件试点工作实施办法》和《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试点工作实施办法》规定的诉前程序等相关要求,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被告的行为属于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遂判决确认被告对建设项目“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石光村石场”怠于履行环境监管职责违法。 

(二)典型意义

行政公益诉讼是一种全新的事物,对相关行政行为进行监督,是检察机关行使监督权的一种新形式。本案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公益诉讼试点工作的决定》施行后,我院受理的首例由人民法院跨行政区划管辖的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试点案件。对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实行跨行政区划管辖,有利于克服地方保护、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对于保护生态环境具有积极的作用。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告积极履行其行政管理职能,公益诉讼人的诉讼目的部分得以实现,公益诉讼发挥的监督效果比较明显,较好地达到了立法机关授权目的,对此类案件处理发挥了较好的示范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