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谢锡告敲诈勒索案——被告人在非正常上访中以要挟方法强行索要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2018-5-2

谢锡告敲诈勒索案

——被告人在非正常上访中以要挟方法

强行索要财物的行为如何定性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谢锡告(曾用名谢锡锆),男,196334日出生,农民,因犯故意杀人罪(未遂)于200187日被贵州省望谟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经减刑于2005104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71024日被逮捕。

指定辩护人张灿虹,汕头市潮南区法律援助处律师。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谢锡告犯敲诈勒索罪,向潮南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谢锡告辩称其没有提出索要财物的要求,其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指定辩护人主要提出:1、被告人谢锡告要求当地政府赔偿300㎡楼地或50万元,属于强行要求政府违反政策给予高额补偿,其行为侵犯的是社会福利管理秩序,而非当地政府的财产所有权,故对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不能定性为敲诈勒索。2、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破坏国家的信访秩序和国家机关的办公秩序,且其通过给政府制造压力,让政府为了安抚自己而支付赔偿金,属于典型的不健康心理,而在不符合相关政策的情况下索要高额赔偿则属于强拿硬要,长期上访对政府的管理也是一种骚扰,故被告人谢锡告在本案中属于寻衅滋事的行为,应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流溪村后壁洋寨心路系1976年初规划的道路,年久失修。20126月,该村衣德堂理事会(也称会房祠理事会)向潮南区陈店镇流溪村民委员会提出以公益捐款修缮上述道路,流溪村民委员会同意由衣德堂理事会牵头筹集本村公益捐款,按原规划将中华西街背面后壁洋中段村道扩建为水泥路面,全长180米,宽为3米(原路面宽约1米)。同年8月,衣德堂理事会在扩建寨心路过程中,移除了被告人谢锡告种植在路旁约0.05亩土地上的芋苗45株。事后,衣德堂理事会经研究,决定补偿被告人谢锡告青苗款人民币1000元,被告人谢锡告不同意,并多次到各级政府职能部门信访。陈店镇镇委、镇人民政府考虑到被告人谢锡告的家庭实际情况,经多方协调,于201626日一次性给予被告人谢锡告人民币12万元的补助款。被告人谢锡告承诺不再就此问题到各级各单位信访,并签订了承诺息诉罢访(协议)书。2017年开始,被告人谢锡告再次以上述事由到潮南区陈店镇人民政府要求解决其宅基地问题,因该镇党政机关未能满足其要求,被告人谢锡告从同年6月开始,多次到潮南区人民政府有关部门信访,提出流溪村民委员会必须赔偿其面积300㎡的楼地,并以上访为由要挟陈店镇党政机关赔偿其面积300㎡的楼地或50万元,并称如果在910日前没有满足其要求,将到北京市上访。在各级党政机关没有满足其要求的情况下,被告人谢锡告于同年918日越级到北京市公安部信访局非法信访,后返回潮南区陈店镇。同月25日,被告人谢锡告到陈店镇人民政府,要挟陈店镇党政机关赔偿其面积300㎡的楼地或50万元,否则将在短期内再次去北京市上访。同月26日,被告人谢锡告持书面信访材料再次去北京市,准备到国家信访局非法信访。同月27日,被告人谢锡告在前往国家信访局途中被潮南区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发现并带回,途中,被告人谢锡告再次要挟政府工作人员赔偿其100万元。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谢锡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非正常上访的方式要挟党政机关及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强行索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鉴于被告人谢锡告实施的敲诈勒索行为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谢锡告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之规定,潮南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谢锡告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谢锡告提出上诉。

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不开庭方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主要问题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控辩双方争议的主要问题是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即案件在性质上是敲诈勒索还是寻衅滋事?

三、裁判理由

在本案中,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与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辩护人也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控辩双方辩论的焦点集中在案件的性质,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合议庭一致意见认为被告人谢锡告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其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特征和犯罪构成要件。主要理由是:

(一)在犯罪的客观方面

寻衅滋事罪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随意殴打、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或者情节严重、后果严重的行为。“强拿硬要”是寻衅滋事罪的一种行为方式,虽然“强拿硬要”型的寻衅滋事罪在客观上也表现以“强拿硬要”手段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但该“强拿硬要”一般是指在显示威风、寻求流氓动机以及蔑视公德的心态的支配下,以蛮不讲理的流氓手段强行索要市场、商店或者他人财物;而且,行为人虽然实施了索要财物的行为,但并未获得财物或者索取到数额较小的财物,也就是说“强拿硬要”一般只是“小拿小要”,有时能获得更多财物而无意获取,且不存在多次索要财物的情形。本案被告人谢锡告以陈店镇流溪村衣德堂理事会在扩建寨心路过程中,移除其种植在路旁约0.05亩土地上的芋苗45株为由到陈店镇人民政府要求解决宅基地问题未果,而多次上访要挟陈店镇党政机关赔偿其面积300㎡的楼地或50万元,并称没有满足其要求,将到北京市上访。被告人的行为在客观上实施了到当地多次上访,以没有满足其要求将到北京上访为要挟,企图达到给党政机关及基层组织工作人员造成心理上的恐惧而被迫交出财物的目的。显然,被告人谢锡告并非出于逞强好胜、寻求刺激或者其他不健康心理而索要财物,也不是对少量财物的“强拿硬要”,而是在缺乏基本依据的前提下采用要挟手段强行索要数额特别巨大的财物,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在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

(二)在犯罪的主观方面

寻衅滋事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基于蔑视法纪、显示威风、寻求精神刺激或者发泄等卑劣下流的动机,达到扰乱公共秩序的目的。“强拿硬要”型的寻衅滋事罪中有时也存在强取他人财物,但其主观目的并不是占有他人财物,占有财物是基于前述动机的一种手段,有多少甚至有没有对行为人无关紧要,行为人追求的是在“强拿硬要”过程中精神上的刺激。而本案被告人谢锡告并非出于前述动机,而是基于以到北京上访,给党政机关及基层组织工作人员造成心理上的恐惧这个动机,达到强行索取财物的目的,可见被告人谢锡告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财物的明确目的。所谓“非法占有”,是指被告人蔑视法律的存在,对他人财物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又不支付相应代价,违背法规范和法秩序的要求,规避正当市场行为,以零成本的方式,强行获取他人财物。本案被告人谢锡告显然是想通过上访的方式来获得利益,由于其要求属于无理要求,其取得财物的性质属于非法利益,符合刑法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故意,符合敲诈勒索罪在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

(三)在犯罪侵犯的客体方面

寻衅滋事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秩序,即根据法律和社会公德确立的公共生活规则所维持的社会正常秩序,对公共秩序的破坏实质上就是对公共规则的违犯。本案被告人谢锡告虽然实施了多次到党政机关上访的行为,对党政机关的工作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从整个行为的犯罪目的、行为的表现形式、行为造成的危害性等方面综合分析,被告人谢锡告以没有满足其无理要求将到北京上访,对党政机关及基层组织工作人员进行要挟索要财物,其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既侵犯了公私财产所有权,又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符合敲诈勒索罪所侵犯的客体。

综上,被告人谢锡告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其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特征和犯罪构成要件,应以敲诈勒索罪认定。

四、典型意义

信访虽是公民的一项权利,但也必须依法进行,若不遵守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甚至以上访为要挟,将上访变成敛财的手段,便触及法律红线,行为将被追究法律责任。这样,才能维护正常的信访秩序,畅通公民信访渠道,从而更好地保护合法信访人的正当权益。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全面深化依法治国,要提高全民族的法治素养,要深入推进全民守法。”据此,全民守法、依法办事应当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任何人都不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致法律、规则于不顾,要在学法、懂法、守法中不断提升法治素养,养成遇事找法、处事用法的习惯和思维方式,共同为建设法治社会而不懈努力。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研究室  吴炳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