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从行为人处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2018-9-20

从行为人处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如何定性

——以我院审理的2宗非法持有毒品案为样本

 

 一、基本案情

(一)被告人黄智明非法持有毒品案

被告人黄智明,男,1968119日出生,无业。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71211日被逮捕。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黄智明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向潮南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71118日,公安机关根据线索在被告人黄智明位于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河浦村溪东南一巷8号的住宅进行检查时,查获被告人黄智明持有的甲基苯丙胺(冰毒)3小袋净重共18.56克和海洛因1小袋净重1.98,并抓获被告人黄智明。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智明非法持有毒品甲基苯丙胺和海洛因十克以上五十克以下,其行为妨害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鉴于被告人黄智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和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潮南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黄智明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黄智明没有提出上诉。

(二)被告人张贵春非法持有毒品案

被告人张贵春,男,1978823日出生,打工。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71219日被逮捕。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贵春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向潮南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7112014时许,公安机关在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河浦村一出租屋旁抓获被告人张贵春,现场从被告人张贵春身上扣押到甲基苯丙胺(冰毒)3包净重共10.08克。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贵春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其行为妨害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鉴于被告人张贵春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和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潮南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张贵春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贵春没有提出上诉。

二、主要问题

上述案件是从被告人住宅或身上查获、扣押到毒品,那么行为人在实施购买、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或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但认定其贩卖毒品的证据不足,是认定为贩卖毒品罪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或运输毒品罪?

三、裁判理由

在上述案件中,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与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合议庭一致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其行为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特征和犯罪构成要件。主要理由是:

(一)在犯罪的客观方面

非法持有毒品罪,是指明知是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或者其他毒品,而非法持有且数量较大的行为。该罪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持有较大数量毒品的行为。所谓“非法”是指违反国家法律和主管部门的有关规定,“持有”是指对毒品实际占有、携有、藏有或者其他方式持有毒品的行为,“数量较大”的认定标准为鸦片2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1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该罪规定的“持有”既可以是静态的,也可以是移动状态的,当吸毒者持有毒品属于动态时,如何区分运输毒品罪与非法持有毒品罪?

1、运输毒品罪是指明知是毒品而采用携带、邮寄、利用他人或者使用交通工具等方法非法运送毒品的行为。犯罪的动机和目的如贪利或为亲属、朋友帮忙而无偿进行运输等,但它并不是运输毒品罪成立的必要条件。若吸毒者所携带的毒品在运输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且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时,如何定性?在司法实践中,从吸毒者住处或身上查获的毒品,其往往会辩称毒品系用于自己吸食,在无法证实吸毒者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的情况下,若对吸毒者购买、存储、运输较大数量毒品的行为一律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论处,无疑会放纵吸毒者实施毒品犯罪。据此,201551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武汉会议纪要》)规定,吸毒者在购买、存储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处罚;如果毒品数量未达到最低标准的,不作为犯罪处理。而根据《武汉会议纪要》的规定,吸毒者在运输毒品过程中被查获,没有证据证明其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以运输毒品罪定罪处罚。 因此,尽管行为人系吸毒人员,在没有证据证明吸毒者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的情况下,如果毒品数量达到较大以上的,根据其具体的行为状态定罪,处于购买、储存状态的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处于运输状态的认定为运输毒品罪。

2、毒品数量较大和最低数量标准的认定。非法持有毒品罪、运输毒品罪规定的毒品数量较大和最低数量标准为:鸦片2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1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其他毒品数量”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00410月发布的《非法药物折算表》,以每克为单位折算成海洛因后的数量认定;涉及不同种类毒品的应当分别折算成海洛因的数量,以累加后的总数量予以认定。

综上所述,上述案件从被告人住处、身上查获毒品,从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具有实施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等目的,查获的毒品处于静止状态之中,且数量达到较大,行为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在客观方面的构成要件。

(二)在犯罪的主观方面

贩卖毒品罪,是指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销售或者以贩卖为目的而非法收买毒品的行为。该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是直接故意,即明知是毒品而贩卖,虽然法律没有规定该罪必须以营利为目的,但行为人一般是以营利为目的,也不排除其他目的。从吸毒人员住处、身上查获数量较大的毒品,但在没有证据证明吸毒者是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犯罪的情况下,行为人持有毒品的主观目的,是区分贩卖毒品罪与非法持有毒品罪的重要标准。

在司法实践中,持有毒品的行为人一般不会承认有贩卖毒品的主观故意,而往往辩解是出于吸食毒品的目的而持有毒品或者帮他人保管毒品,这就需要分析行为人的客观行为表现,以认定其主观目的。若行为人有曾经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即有贩毒的前科或者其正在实施贩卖毒品的行为,从其身上、住处、车辆等处查获毒品,一般应认定行为人对从其身上或者住处等处查获的毒品也具有贩卖的故意,从而认定行为人构成贩卖毒品罪,《武汉会议纪要》对该推定予以认可并作出规定。但在运用推定的方法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贩卖毒品的主观故意时,应注意以下两方面:

一是应当允许行为人提出反证。反证是指确有证据证明查获的毒品并非贩毒人员用于贩卖,包括其为他人保管用于吸食的毒品、为犯罪分子窝藏毒品、持有祖传、捡拾、用于治病的毒品等等。因此,应当细致审查行为人提出的辩解、理由和提供的证据,综合调取在案的证据予以判断,若确有证据证明查获的毒品并非行为人用于贩卖的事实,能够认定行为人的辩解成立的,则上述推定事实不成立,不能认定行为人对查获的毒品具有贩卖的主观故意。

二是应当准确查明据以推定存在贩卖毒品主观故意的基础事实。如果认定行为人曾经实施贩卖毒品的基础事实无法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且现有证据又不能排除行为人提出的被查获的毒品是其准备用于自己吸食等辩解的真实性和合理性的,不能推定行为人对其被查获的毒品存在贩卖的故意。据此,如果没有证据证实行为人对其被查获的毒品具有实施走私、贩卖、运输等其他犯罪故意的情况下,应当认定行为人具有对该毒品故意持有的主观故意。

上述案件中,从被告人住处、身上查获毒品,在没有证据证明其具有实施走私、贩卖、制造毒品等其他犯罪的故意时,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行为人明知是国家禁止非法持有的毒品而故意持有”的主观方面的构成要件。

综上,上述案件被告人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公民的身体健康,符合非法持有毒品罪的犯罪特征和犯罪构成要件,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认定。

四、典型意义

依法履行刑事审判职责,准确认定涉毒罪名,从严惩处毒品犯罪,是关系国家安危、民族兴衰和人民福祉的大事。潮南法院在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和国家禁毒委员会决策部署,严厉打击走私、贩卖、运输、非法持有等毒品犯罪的同时,面向全民,特别针对青少年和吸毒高危人群,开展包括6•26”禁毒日主题宣传等多种形式的司法宣传教育活动,向社会公众宣传毒品危害,倡导远离毒品、健康生活;选取具有典型教育意义的毒品案件,组织社区居民、学校师生等到庭旁听,并通过庭审直播网对此类案件进行直播,进一步加大打击毒品犯罪和禁毒教育宣传的力度,使社会各界知晓毒品给社会带来的危害和国家打击毒品犯罪的高压态势,了解、理解和支持禁毒工作,提高对毒品的识别、防控能力,共同营造禁毒、防毒、拒毒的良好氛围。

                (汕头市潮南区人民法院研究室  吴炳松)